<dl id="3gamy"><ins id="3gamy"><thead id="3gamy"></thead></ins></dl>
  • <dl id="3gamy"><ins id="3gamy"></ins></dl>
    <li id="3gamy"></li>
  • <li id="3gamy"></li>
  • <nav id="3gamy"></nav>
    <dl id="3gamy"></dl>
  • <li id="3gamy"><ins id="3gamy"><thead id="3gamy"></thead></ins></li><li id="3gamy"><ins id="3gamy"><strong id="3gamy"></strong></ins></li><div id="3gamy"></div>

    視頻|敘利亞為何成為大國博弈“角力場”?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董亞歡 郝苗苗

    2018-09-12 19:16:13

    眼下的敘利亞,正處于七年來最為緊張和關鍵的時刻。


    當俄羅斯空天軍出動戰機率先發動空襲時,美國核潛艇攜巡航導彈悄悄駛入直布羅陀海峽,與此同時,其他各國的軍隊力量也在陸續集結:伊朗支持的民兵部隊已被調集到南部地區,土耳其軍隊派出裝甲車隊深入敘利亞,俄伊土三國總統舉行會晤為戰事“對表”,英法德三國隨即宣布加入美國陣營。


    當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這場敘利亞內戰,全世界把目光投向反對派武裝的最后據點——伊德利卜。


    敘利亞內戰為何淪為大國博弈的“角力場”?這場所謂伊德利卜“決戰”又將怎樣影響未來的中東局勢發展?為此,看看新聞knews記者采訪了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來聽聽他的解讀。


    敘利亞內戰本身是一場“混合戰”


    回到大背景來看,敘利亞內戰的起因是什么?是“阿拉伯之春”。換句話說,“阿拉伯之春”是戰后中東地緣政治發展史的拐點。


    楊希雨分析稱,在“阿拉伯之春”之前,國際社會的基本判斷是,中東地區很亂,中東地區的動蕩主要圍繞著“阿以矛盾”和“巴以矛盾”展開,其他矛盾都處于次要地位。


    “阿拉伯之春”開始之后,在整個阿拉伯世界開啟了戰略變革和國內政治變革的“潘多拉盒子”。不僅是敘利亞內戰,中東地區很多國家都面臨著動蕩和沖突,把原來的基本地緣政治格局全部打亂了。


    微信圖片_20180912193712.png


    拿伊德利卜省舉例,從2015年起,該地便淪為敘利亞反對派武裝、伊斯蘭極端組織、國際恐怖組織分支的大本營,活躍著數十個反對派組織。其中包括美國支持的庫爾德人武裝、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自由軍”、被俄羅斯敘利亞認定為恐怖組織的“沙姆解放組織”,以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等。


    當敘利亞這個在重要地緣政治位置的國家陷入內戰的時候,表面是各派武裝力量有著不同的宗教背景、政治信仰和政治立場,自然會引發不同宗教派系、不同政治立場的大國的相繼“站隊”,即使都是支持反政府武裝,也會出現支持派系不同的情況。


    楊希雨認為,如果敘利亞問題只是內戰或者地區秩序的問題,還有可能解決,然而,中東秩序的構建幾乎不是內生的,有許多外部強加的因素。


    隨著大國戰略的調整以及大國政治博弈,敘利亞再次變成了全球矛盾的聚合點。美俄歐三方在敘利亞都有重大的利益存在。歐盟在2015年之后面臨著越來越嚴重的難民問題,如果不能重建中東秩序,歐洲就沒有辦法徹底解決難民問題所帶來的挑戰,僅僅依靠歐盟的力量解決不了這個問題。而英國方面配合美國空襲敘利亞,既是要彰顯歐洲在中東地區的存在感,同時也是要就此綁定美國。


    因此敘利亞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純粹的內戰,他其實是一場混合戰爭。起因是內戰,后期由于敘利亞重要的地緣位置,外加整個中東正在進入一個地緣政治結構變化的歷史時期,所以卷入了出于不同地緣政治利益的各種力量,形成了當前內戰裹挾著國際博弈的混合戰爭。


    微信截圖_20180912194345.png


    伊德利卜“決戰”牽動未來中東局勢走向


    在敘利亞近八年的內戰過程中,除了敘利亞內部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之間的矛盾,整個中東地區逐漸興起了“5+2”模式,即伊朗、土耳其、沙特、埃及、以色列五大地區,加上美、俄兩大外部力量之間的博弈。


    2017年初,土耳其與俄羅斯、伊朗三國宣布在敘利亞設立4個“沖突降級區”,伊德利卜就是其中之一。如今,在俄羅斯的支持下,敘利亞政府軍節節勝利,已然“拿下”3個“沖突降級區”,伊德利卜也就成為了目前敘利亞反政府武裝和極端組織在敘利亞境內控制的最后一塊主要地盤。


    不過,盡管俄敘伊已表明勢必攻下伊德利卜,志在必得的決心,但曾對敘利亞發起大規模軍事打擊的美、歐等國此時卻高喊“停戰”,呼吁通過所謂政治手段解決伊德利卜問題。


    一向奉行“軍事干預”的美歐為何此時突然打起了“人道主義”牌?根據楊希雨的分析,政治解決可以視作是一種軍事斗爭的妥協,特別是如今有各種復雜的國際勢力卷入的情況下,戰爭就不單是一個軍事問題,它是政治的延續,是一個復雜的政治問題。


    換句話說,伊德利卜行動雖然是一個軍事行動,但從更多的意義上講,它實際上是國家、地區之間政治上的認同。


    對敘利亞巴沙爾政府而言,伊德利卜之戰是結束敘利亞7年內戰的最佳時機;對于俄羅斯而言,伊德利卜之戰是其維護既得利益并進一步擴展中東地緣政治影響力的戰略機遇;對于美歐而言,伊德利卜之戰則是他們影響敘利亞政治進程的最后工具。


    現在俄羅斯、伊朗部分支持敘利亞政府堅持要把伊德利卜之戰打到底,說明俄羅斯和伊朗要在壓倒性利益優勢下尋求政治解決,那么敘利亞今后對中東局勢的影響必定會走向一個更加貼近俄羅斯和伊朗的方向。反之,如果伊德利卜之戰不發生,美國和西方國家對敘利亞政府施壓,指出伊德利卜戰爭引發人道主義災難,政府軍在無法完全控制敘利亞格局的情況下,敘利亞就不可能成為100%反以色列的前沿陣地,那么中東形勢自然會形成另一種不同的格局。


    微信圖片_20180912191608.png


    因此,當前不僅是敘利亞處于政治解決還是血戰到底解決的十字路口,而且也和整個中東地區以及兩大國如何解決敘利亞內戰相關,所以現在誰都不敢放手。


    中東地區的地緣政治格局以及中東地區的安全秩序正在進入一個歷史性、結構性的變化時期,現在的爭斗和矛盾都影響著中東未來的安全秩序和地緣力量對比格局。所以我們再看當前敘利亞亂象乃至其他各種地方的亂象的時候,其背景都是這個地區的格局在變,這個地區的安全秩序正處于一個過渡期。


    世界上沒有結束不了的戰斗,雖然敘利亞內戰一定會終結,但以怎樣的方式結束這場內戰,伊德利卜打還是不打,將使敘利亞成為中東地緣政治天平的一個重要“砝碼”。


    (看看新聞Knews記者:董亞歡 郝苗苗 實習生:肖馨怡)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十一选五人工计划app